八大胜推荐的博彩网站均为持有正规牌照的顶级国际网上博彩公司,请博友玩家放心选择。
简体中文

21点算牌攻防战

21点算牌使赌场里的主客关系易位,是赌博史上让赌客扬眉吐气的伟大发现,但我们看到,赌场并没有因此很快的关门。

1962年爱德华.索普就归纳出一套算牌理论,他认为,在二十一点赌戏中,赌客相对于庄家能够占有一定的优势。基于这套理论,索普写了一本名为《Beat The Dealer》的书,不过,在书中并没有很详细的介绍索普在数学方面的研究成果,大部分赌客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算牌通常只被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所掌握,其中以具有理工知识背景的人士居多。加上在互联网出现以前,资讯的流通是很缓慢的,虽然有了《Beat The Dealer》这类书,但也只是在小范围内流传,只有会英语的人才有可能接触到。因此,二十一点赌戏在被破解之后,并没有从赌桌上消失,至今又存在了四十多年。

就算有人接触到了算牌,但由于索普的算牌法不复杂,看起来太平常,太普通,他们往往会怀疑:如此简单平淡无奇的东西,能赢吗?

中国人中比较着名的算牌者有台湾赌神戴子郎。在美国留学期间,戴子郎去赌城闲逛,买了本有关Blackjack的书。后来,在1990年的台湾股灾中,戴子郎损失惨重,闲来没事的他就把这本书拿出来翻翻,看到后来颇有心得,就拿出自己剩余的积蓄到离得比较近的韩国赌场小试,一试果然不假。刚开始戴子郎的父母对其以赌为业还持反对意见,后来见他的确能做到,也就不再反对。

韩国的赌场不容许本国人进,只让持护照的外国人赌,它的主要客源是日本和台湾的赌客,当然在今天来说还应该包括中国大陆的赌客。为了鼓励和吸引这些地方的人去赌,赌场设立了很多的优惠措施。在台湾买20000美金的泥码(这种筹码不能直接在赌场换钱,只有在赌桌上赌过换成实码之后才能换成钱,这称为洗码),赌场就提供从台湾往返汉城的机票,并解决赌客在赌博期间的食宿,对于组织赌团的经纪人还给予一定比例的佣金。戴子郎仔细一算,按照标准打法,在韩国的赌场,虽然对庄家的“A”赌客不能选择投降,赌客的收益率为-0.5%,但佣金要比洗这些泥码的费用高。戴子郎就自己出钱,请自己的朋友去韩国赌,在去之前,由戴子郎告诉他们该怎么玩。这样,朋友们免费去韩国旅游了一趟,而戴子郎又有钱挣。后来赌场发现,和戴子郎合作吃亏的总是赌场,就断绝了和戴子郎的来往。就算这样,3年多时间戴子郎挣佣金也挣了40多万美金,同时戴子郎本人也通过辛勤的算牌挣了不少赌场的钱。在被南韩赌场封杀之后,开始了绕着地球赌的经历,到96年他出版《绕着地球赌》这本书时,据书中介绍,已经赢了180多万美金。

赌场的荷官荷官牌发久了,一般都大概知道Blackjack的正确赌法,在赌场见得多了可能也就动了心,跑出来捞钱。莫斯科的宇宙宾馆赌场就有那么几位荷官,在发牌的时候自己也练习算牌,觉得差不多了,就出来自己赌。不到十来天的工夫就赢了近两万美金。

我们已经知道随机事件的规律是通过大数定律的形式起作用,我们所介绍的各种策略针对的也是赌搏这样的随机事件,因此,这些策略的正确性在短时间内不一定显现出来,但时间一长就一定会体现出来。同样地,某种策略的收益率是小于或大于0,其导致的结果赌客输钱或者赢钱,在短时间内不一定表现出来,但时间一长,收益率小于0就一定会输钱,收益率大于0就一定会赢钱,相反的结果是不会出现的。这就要求应用者的坚定性,不要对不可能的结果抱有侥幸心理。

我们在和不懂二十一点的赌客一起玩时,由于他们不按牌理要牌,有时会害我们,本来是赢的反而输掉,有时又会帮我们,本来该输的结果反而赢了,因此从长远来说这种人对牌局的影响是可以不考虑的。至于具体某一天和不懂二十一点的赌客在一起玩时,当我们下大注时,如果这人总是害人,可以换赌桌;而如果总是帮忙,应该继续和他一起玩下去;如果时帮时害,一般也能容忍。

二十一点赌戏的每一局开始时,有的赌场会销掉几张牌。销牌对牌局的影响可以这样来认识,销掉的牌在这一局我们看不到、是未知的,在这一点上和剩牌的性质是一样的,因此销牌相当于增加了剩牌的厚度。

一般的,赌场为了表示自己的公正,Blackjack牌桌在长时间没人赌的时候或者至少一天有一次要把牌依次序摊在桌上以示清白,表示既没有多出什么牌也没有少掉什么牌,赌场没有捣什么鬼,一切都规规矩矩。

在二十一点赌戏中,至少赌场存在着作弊的可能。例如,用“5”换掉几张大牌,这对算牌者来说将是灾难性的。因此为了让自己赌得放心,最好赌新牌,也就是自己验过牌。

知道玩二十一点的基本策略和算牌的人不少,不过专家级的很少。要想成为专家仅仅知道基本策略和算牌还不够,必须下更大的功夫。戴子郎之所以被称为台湾赌神,除了他赢了很多钱之外,还在于他对赌的深刻理解。自从开始赌以后,他广泛搜集了400多本有关赌的书籍,仔细阅读研究。如果几本书都说了同一个结论,那么这个结论一般是可信的。在此基础上,他给世界上很多华文报纸撰写了大量有关赌的文章,赢得了台湾赌神的美誉。如果他写的文章根据不足,可信度不高,怎么会赢得人们的尊敬?

毫无疑问,赌客的利益和赌场的利益是完全冲突的,作为赌场开在那里,就应该不怕别人来赢钱,在很久以前,的确是这样。何鸿燊和叶汉接手经营澳门赌场不久,赌王何鸿燊看到赌场的收入直线上升,赌客在赌场的结果离不开一个输字,就十分担心地问叶汉:“这些赌客在赌场总是输,要是他们都不来赌怎么办,赌场岂不要关门大吉?”叶汉当时又好气又好笑:“这世上天天在死人,怎不见这世上少人。”

除了不让进之外,赌场对付算牌者的另一个办法就是,庄家在切牌的时候剩一多半牌不用,只给赌客一到两付牌打。由于剩牌太多,算到真数很大的机会几乎没有,算牌所起的作用变得很小。作者经常看到很奇怪的现象,有的赌客不算牌,但知道二十一点的基本策略,却由于理解得不深,有时,特别在下大注时,会作一些想当然的并非遵循高级策略的修正,但赌场看到他们赢钱也会切一半牌给他打。看来,由于算牌者越来越多,赌场变得越来越脆弱了。

至于说到赌场不让进,这取决于你在那里玩。赌场主管部门有权请赌客离开赌场而无须解释任何原因,有时会遇到,赌场只许算牌者玩除二十一点以外的其他任何赌戏,甚至只许玩轮盘。大度的赌场会在你下一次进赌场的时候对你说:“对不起,我们不能让你进去。”个别赌场会在你正玩的时候不让你玩,在莫斯科有这么一两个赌场。如果你遇到了这些情况,意味着已被赌场列入了黑名单。

但是,这主要是当你玩得很大而且常赢的时候,赌场一般只注意这样的赌客。如果你玩得很快,每次赌的时间不长(二十一点正需要这样玩),那么,对你的注意将会少得多。

在二十一点中,取决于赌场切牌的厚薄和算牌者赌注浮动的大小,普通规则下收益率一般在0.6%左右,最大的能达到1.2%,在赌规好的赌场还能更大一些。这和赌场在轮盘上的收益率为2.7%,在拉号子上的收益率为5.3%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占了0.6%便宜的算牌者赌场动不动就不让进,就此进行推理,在其他赌戏中占了更大便宜的赌场实在找不出有它存在的理由。当然,我们无法做到不让人开赌场,开赌场,这是赌场老板的权力,不过我们也有不玩的权利,占不着便宜的赌戏我们坚决不玩,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然这仅仅是针对想赢赌场的钱者而言,到赌场寻开心者不在此列,有特异功能者也不在此列。

赌场和赌客之间的较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在出现了算牌之后,赌场通过切很少的牌给赌客打来破坏赌客的算牌。但发现算牌者往往有个时间差,赌场得判断赌客是正常的赢钱还是通过算牌赢钱,否则赌场如果把正常赢钱的赌客赶跑了岂不断了自己的财源。发现某个赌客是算牌者的人自己也必须是算牌者,但事实上赌场的多数管理人员都不是算牌者,可能他们中的不少人连基本策略都不知道,因此,算牌者还是有一定的生存空间。

世界上还有不少为赌场提供设备的公司,利益的驱动促使了洗牌机的出现。最初的洗牌机只是代替手工洗牌,模拟了交叉洗牌的过程,洗好了的牌还是要拿出来放在牌盒里,荷官取牌的过程和手工洗牌并没有分别,也是在一局结束之后才开始洗牌,这种洗牌机提高了效率,对算牌并没有影响。

后来出现的回圈洗牌机改变了这种情况。这种回圈洗牌机名为Shuffle Star,在奥地利生产,其外形如蜗牛,故业内人士称之为“蜗牛机”,每部价值逾万美金,主要用在二十一点赌桌上,对付职业赌家。

二十一点的算牌能赢是因为它的规则存在漏洞,蜗牛洗牌机的作用之一就是堵漏洞。放置这种“蜗牛机”的赌桌,每轮完毕后,荷官将已发出的牌通过一个设置在机器上部的进牌口放入机器里,表面看是回收废牌,但其实蜗牛机会依电脑随机编排方式,将废牌重新插回牌靴之中。由于牌靴内的纸牌数目维持不变,加上重新被插置于牌靴的不同位置,职业赌家再不能以算牌的方式,推算剩余的牌对自己的有利程度,令他们很难赢到钱,不得不转往其他地方。回圈洗牌机的确是一个让赌场兴奋的发明,算牌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赌场从此可以不再为提防算牌者而烦恼,而且大大提高了效率。

据统计,使用蜗牛机后所节省的时间,相当于将二十一点牌局的次数增加百分之二十,可为赌场带来更多的营业额。

澳门葡京赌场也引进了这种来自奥地利的蜗牛型“洗牌机”,专门对付一帮以算牌方式在二十一点赌戏上赢赌场钱的职业赌家,并成功击退他们,自动撤出澳门。由于效果显着,香港部分赌船及东南亚地区的赌场,亦正考虑效法采用以打击职业赌家。

由手工洗牌,到普通的洗牌机,再到蜗牛回圈洗牌机,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赌博的娱乐性其实很弱,赌场里各种赌戏的赌桌更像是一部部赚钱的机器。

人类已经进入资讯社会,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出现,资讯的交流前所未有的方便和快捷,战胜赌场的方法为越来越多的人所周知,赌场对久赌必赢的职业赌家的防范也越来越严,因此,戴子郎谈到赌二十一点算牌时说,“挣钱要趁早,赌博挣钱也不例外。”